When I close my eyes


行走于光影之间。

2017/10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2017/12

【KHR同人-骸云相关】殉道手记(Part.2)

Part.2 上

让草壁在车里休息,云雀独自一人信步走过长长的拱形走廊,早晨的耀眼阳光顺着特殊轨迹透照进走廊,将石柱的影子在地上延展。

圣洁,宁静,安祥。

连墙角都透露出这样的意味。在这座仿佛是由艺术品堆砌成的殿堂,所有污秽似乎都得到了天父的净化,充斥着别处所没有的温暖气息。

云雀不自觉地笑了笑,无比嘲弄。

人类总是这样,试图用光鲜外表遮掩他们丑陋的内心。校园暴力以及无处不在的盗窃行为,甚至是性犯罪……在这个国家看过太多,云雀心里很明白,剥去做作外表后裸露在外的会是任何一座大学都无法逃脱的迂腐内在。

就像烂在根里的空心树,虽然树皮完好,但一记惊天响雷后糜烂必定显露无疑。

这就是人性。

忽然他望见长廊尽头有个男人背靠石柱而立,晨曦的余晖透过石柱涂抹在他的发梢上,奇异的发型随风轻颤。与周遭的一切相比他整个人看上去显得都是那么的格格不入,掺杂进叛逆的感觉。

似乎是察觉有人靠近,男人偏过头仰脸盯着云雀看了好一会儿,等云雀走近后才起身站直,摇晃着拍去大衣上不慎蹭到的石灰,语气中有些不确定。

“云雀恭弥?”

看样子这就是自己要找的人了。

并没有回答对方的问话,云雀在男人跟前站定,眯起眼不太友好的扫视一阵。那种样子像极了研究某种古董的鉴宝专家。

蓝发男人笑了笑,表示不介意对方的态度,他微抬左手似乎想做些什么,最终还是伸出了右手礼节性悬在空气里等着云雀回应。

感觉就像……虚伪到了极点的见面礼。

云雀哼了声握上男人的手,然后语气异常认真地询问道:

“教授,难道没有人提醒过,您的发型严重违反了风纪吗?”

超出预计的开场白不禁让六道骸愣了愣,等他花了点功夫回过神想解释诸如“在意大利没人会介意”之类的时候,云雀又没给他机会,抢在他之前表示请跳过寒暄直接讨论案件。

明显就是对被激来日本的事耿耿于怀!

“我的办公室在那栋楼。”用手比画了一下,教授在心里对日本人的小心眼重重抱怨几句后整理好表情,用严肃认真的样子带着云雀穿过草坪往另一栋楼走去。

——故意找茬真是让人头疼。

跟在他身后的云雀手插在大衣口袋,嘴角扬起不自觉的笑意。




被六道骸领到写挂着着“Psychology”字样门牌的办公室门口,云雀侧过身让有钥匙的教授开门。

“随便坐吧。”教授把门打开后某日本来的前警探像主人般率先踏入屋内,挥了挥手说道。

似乎我才是主人呢……

明明刚见面,但六道骸仿佛早已习惯对方作风,无奈自嘲了一下后竟也丝毫不介意云雀的反客为主,反而顺从地在窗前的会客专用沙发上坐下。

玻璃窗因主人的癖好被安上遮阳板,阳光照射进来在沙发前投下巨大阴影。六道骸整个人没在光线昏暗的地方,略有些惬意地陷入沙发。

准备在他对面坐下的云雀转头仔细打量这里。

六道骸的办公室被装修得很舒适,据他本人说是因为经常会有学生来做心理咨询,所以学校特地拨款把这里重新装璜了一下,改造成容易让人放松心情的环境。可云雀觉得那是他在找借口骗钱为自己建个卧室。

是的,这里看起来完全不像是办公室,相比之下更接近于客厅——有钱人的客厅。

散发古典气息的欧式吊扇在天花板上规律地运作着,发出“嗡嗡”的轻响,鼓噪着耳膜。云雀坐在六道骸对面的扶手椅上,单手撑腮。面前矮桌上散乱地摆放着和案件有关的档案,看起来教授直到临出门前一刻都在研究这案子。

随手拿起一张彩印纸,云雀稍稍皱起了眉。

那是现场取证人员特地打印出的照片,包括尸体被发现时的姿势,脸部细节,以及脚踝,带有深深划痕的腕关节都给出特写。细细阅读侧页的文字资料,云雀觉得有些不对劲,起身弯腰在剩下的纸张里翻找验尸报告。

果然发现了吗。

食指交叉抵在下巴上,六道骸满意地微笑。

“クフフフ,看得真认真,不愧是前任王牌警探呢。”

对于轻佻的对话云雀并没有过多理会,他的注意力现在完全集中在了手里的资料上。

怎么会……


Part.2 中


他盯着纸张上的文字,反复比对图片后低下头注视坐着的六道骸。

“我发誓我没有动手脚!”教授半开玩笑地抬起手说道。他脸上无辜的表情真的很欠揍。

云雀将目光移回资料上。

被用专业软件放大的图片很清晰,细节都用衍生线标注在空白的地方。全尸,局部,特写,虽然注释用的是生硬的标准官方用词,但从那融合在一起的彩色墨迹里云雀还是感觉到了这位不明人士的疯狂。

一个嗜血的疯子。

“被害人被发现的时间距离尸检公布的大致死亡时间相差约48小时,白人男性,37岁。”六道骸用平板的不带任何感情的语调叙述云雀手里拿着的第三起案件的情况。

“按照验尸报告来看凶手用的杀人手法是割腕。”他停了停,然后发出不正经的笑声,“抱歉,用词有误,割腕死不了人。”

“应该怎么说呢?剁腕?”六道骸“咯咯”笑了起来,仿佛为自己发明了一个新词汇而感到高兴。

“无聊。”可惜他的谈话对象并不领情。

“咳咳……”

夸张地佯作被呛声的样子,教授自己找了个台阶收敛起玩笑的态度。“被害人被发现的时候整个人倒吊在放满水的浴缸上方,缺了手掌的胳膊净没在水里……云雀警探,请想象一下,鲜血顺着血管动脉从手腕切割处流淌出的感觉,亲眼看着自己的鲜血像晕墨般染红浴缸里的水,从上直下注视满满一浴缸的红水,噢,那种感觉……”

对照着手上的资料云雀发现这家伙背的还不错。

——如果忽略后半段心理引导的话。

“引导语是你的职业病吗?又或者说是个人恶趣味?”云雀嫌恶般打断戏剧之神附身的六道骸教授。

“云雀警探总是那么严肃呢。”六道骸耸了耸肩叹气,“我只是想让你加深印象而已。”

“那么多谢好意。”

云雀低下头沉浸到自己的思绪里懒得搭理他。好在这个教授也识趣的不再去打扰云雀,否则可不能保证我们的前任警探会做出什么不恰当行为来让他闭嘴。

多嘴的教授和头顶嗡嗡作响的风扇一样让人心烦。

六道骸没有说完的信息全记录在资料上,现场取证人员在浴缸里还发现了别的“东西”。

云雀不得不在心里为这两个字加上引号,因为“东西”代指的是受害人被用刀切下的那只手,以及他只有5岁的儿子。死因是溺水而亡。

当然,如果仅是这种道德伦理上需要受到谴责的案件,不得不抱歉地说声,它还不足以引起云雀的注意。这一类型的惨案在他当警察的时候看得足够多,虐杀行为比这更严重的案子比比皆是。

能让云雀恭弥深深皱起眉头思索的,是验尸报告中提到的细节。

法医在尸体里检测出了微量致幻剂,而通过死者手臂上细微的针孔及其他状况可以判断,这是在受害者被倒吊起来并割下手掌后注射的。

“注射适量毒品所产生的幻觉可以减轻痛苦,看来我们的凶手还挺慈悲的。”经受不住沉默气氛,六道骸教授似乎看出了困扰云雀的问题,轻笑着开口。

“倒吊保持人神智清醒,更准确地感受痛苦。并且超过三十分钟会导致颅腔充血,而我们的受害者最起码在浴室里被挂了超过三小时。”皱眉的云雀似乎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竟难得顺着他的话题说了下去,“验尸报告表明凶手割腕方式是逐渐加深,最初只是割开皮表,过一段时间是血管,然后是动脉,血液凝固后索性切下整只手掌。感觉上像是一个不懂得割腕不足以致死的新手,重复尝试并且坚持一定要用这种手法杀人。”

“可是很明显这是第三起用相同手法作案的案件,我们的不明人士不可能是新手。”教授敏锐指出云雀叙述中的漏洞。

“因此充分说明了这起案件是以虐杀为目的达到凶手宣泄个人情感的目的。我所困惑的就在这点上,既然是以虐杀为目的又为何要注射能够缓解痛苦的毒品?所以……”

“所以?”

“所以我猜测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凶手有某种令人厌恶的恶趣味,”他停顿了一下,如有深意般看了对面的人一眼,“另一种推测我需要勘察现场后才能决断,在没有更多证据支持的情况下未免言之过早。”

“而且,说不定会把案件引入歧途。”

他挑起眼角,上扬的尾音中竟带着自信的笑意。

阳光从室外斜洒进办公室,映照在天花板上,连旋转的风扇叶片也染上暖橙的色块。

虽然穿着普通的西装,六道骸从这个难得显露的笑容中仿佛可以窥见昔日那位意气风发的警探影子。

这就是被意大利当局称作王牌的男人。

“不错的推理,和我这个心理学专家分析的一样。”意味深长地勾起嘴角,六道骸恶意拉长了语调。“其实我也有一种推测呢。”

“哇哦?”云雀并不觉得自己有遗漏的地方,所以他低头对上了教授的视线,“或许我们想得一样?”

“请允许我同样保持沉默,亲爱的警察先生。”

教授背着阳光站了起来,竖起一根手指凑到唇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我想您应该优先考虑一下自己的处境才对,难道不觉得行动少许有些困难吗?”



Part.2 下

背光而立的男人将脸埋藏在阴影里,红蓝异色的眼眸中流转着奇异光泽。

云雀发现他很难再移开目光。

头顶复古的欧式吊扇还在缓慢旋转,夹杂着细微风声的噪音萦绕在耳边,而且似乎渐渐变大。

事情的发展超出预计。

略微晃动了一下身体,巨大的倦意袭来,连神智也开始变得模糊,云雀跌坐在身后的丝绒靠椅上,恶狠狠地,从牙缝里挤出一句咒骂。

之前只顾着将注意力放在案件上,对于周遭环境毫无察觉,如今再次环顾不难发现这间屋子看似随意的装饰实际都别有深意。

昏黄的光线,挡板下巨大的阴影以及耳边始终萦绕不止的刻板噪音……甚至连最细微的点燃在房间角落里的安神熏香都在暗示这间工作室主人的另一身份。

该死的,这教授还是个业余催眠师!

云雀闭上眼努力平稳呼吸想从混沌的意识里抽身而出,不过看起来效果甚微。事实上从他踏进这间屋子的那一刻,就等于将主动权亲手推给六道骸。整间屋子在他们进入后开始发挥功效,虽然云雀自身没有觉察可是他身体的每一部分都顺利接收了外界提供的讯息,就像是趁主人不自觉的时候强行灌输进细胞的病毒。

刻意设计成容易使人陷入催眠状态的屋子再加上教授恶意引导,在云雀发现情况不对劲的时候早就为时已晚。

六道骸玩味似地笑了笑,绕过茶几走到云雀身边。他低下头居高临下俯视对方。

“即使被打成重伤,迪诺还是拜托我要说服你重回警队。因此见面前我就一直在想,云雀恭弥会是怎样一个美人警探?”

“我不得不承认除了脾气不太好这一点以外,你很合我胃口呢。”

他背身坐在椅子的扶手上,侧过身扬起左手勾住对方脖子,故作亲昵地凑近云雀耳边用纯正的日语喃呢。

“真是粗心,我亲爱的云雀君。”

仿佛是为了更进一步激怒对方,六道骸将前额抵在男人的额角发出奇怪的轻笑。

“意大利的社交礼仪,初次见面要亲吻脸颊噢。”

他看起来是来真的。

不过无论是认真还是开玩笑对于云雀来说都一样,因为这个人已经彻彻底底的,惹怒了云雀恭弥。

恶劣的教授吻上的不是预计中柔软的脸颊,而是冰凉的金属。

云雀根本不顾对方体质如何直接亮出随身携带的武器狠狠抽到男人脸上,六道骸猝不及防,只能捂着严重擦伤的脸跌坐在地。

云雀站了起来,嫌恶般用手背在脸上重重蹭了几下,然后似乎是余怒未消,他一脚踩上六道骸的胸口,将刚艰难撑起身子的教授猛地按回地板。

背部重新撞击上硬冷的木质地板,胸口还踩着一只霸气万分的脚,六道骸不知道是不是该为自己的霉运默哀。

到嘴的美人飞了,而且,还可以很清晰地,感受到皮鞋底部的纹路呢……

嗯,是高档货……

“粗心的是你吧,六道骸教授。”

云雀居高临下地冷笑,并在同时加重力道使劲碾了几下,直到脚下的教授咳出一口血。

“为什么?”虽然身处下风并且狼狈不堪,教授脸上还是带着那份特有的玩笑表情,“我并不觉得我的催眠失败了呢。”

“呯”的一声轻响,一条细长的铁链顺着云雀的武器底部垂落下来。直到这时六道骸才看清刚才击中他的是一支带有倒刺钢拐。

云雀把手伸到教授面前晃了晃,他的手臂上有一条被利刃划出的伤口,还在渗血。

“疼痛的确是唤醒知觉的好方法。”不同于之前的轻佻,这是六道骸第一次由衷赞叹云雀,“我不记得有哪里露出过马脚让你提前做好准备?”

对方只是哼了声,回答的态度不以为然。

“你无趣的招数和昨天演讲内容大同小异。”

“友情提醒,下次偷袭前最好了解一下对方有没有调查过自己,亲爱的六道骸教授。”



-TBC-
COMMENT
COMMENT FORM
NAME
TITLE
MAIL
URL
COMMENT
PASS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TRACKBACK
TB URL : http://rosycoffins.blog125.fc2blog.us/tb.php/5-08f4d3e4

关于这个渣

夏红柩

Author:夏红柩
你好~
我是阿夏,叫我阿花也可以



【关于这里】
·这里是个意义不明的个人居住地...
·搭讪什么的最有爱了~

·本地LOGO~
Rosy Coffin
·欢迎友链~记得告诉我哦
·其实我经常会换...



【关于萌】

·目前全力追家教
·美剧大爱CM以及SPN



【关于KHR本命】

·本命骸云可逆不可拆
·附推白正 贝弗 XS 4827等
·无法接受骸云骸以外的骸受、云受CP
·其实DH也能接受
·白骸惊天一击响雷切勿提及



【关于渣文】

↓骸云相关
·Never Dream Never End(完结无望)
·殉道手记(连载中)
·银枪猎人(脑内构思)
·Trick or Treat(短篇已完结)
·无人街(短篇已完结)

↓白正相关
·暖光(短篇已完结)

↓贝弗相关
·后花园的秘密(短篇已完结)



【总结】

·就是一渣
·活着的作用是消耗地球氧气

一堆坑

没有留言我空虚

BGM

亲爱的

都是小美人~

•本地LOGO 本地LOGO

•鲜网 弥雾花-Me的鲜网

•社团 江户一族 DolcePlus同人社团 Tt_蛤蜊家族

•Friends
Because you live-寅仔 treasure。-阿兔 Frenne-由战 悠治-TaNy Every little thing-Neleve THE EXECUTIONER'S SONG-无梦D人 花未眠。-幸村白 sёugaの蜗居-sёuga fasti-彼岸明媚Sola 蔷薇の棺-謝爾蓮 Amore。-冰雪紫罗兰 DALIDA-仟潮

搭讪什么的最有爱了

快点来踩我

月份存档

最新引用

类别

RSS链接

搜索栏

加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