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n I close my eyes


行走于光影之间。

2017/08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2017/10

【KHR同人-骸云相关】殉道手记(Part.1)

他惊恐地睁大了眼睛,右手握拳拼了命地往嘴里塞想要抑制自己的尖叫声,指关节被咬的血肉模糊,浓浓的血腥味在唇齿间扩散可他毫无感觉。巨大的恐惧早已令这个瘦小的男孩几近崩溃,他甚至开始祈祷自己能在此刻就地死去。

祈祷以死来结束这无止尽的噩梦。



【家庭教师衍生同人】
【RokudoMukuro X HibariKyoya】殉道手记



爱情就是一场殉道游戏,分为虔诚、信仰、殉道、死亡四部曲。人类在这场游戏里痛并快乐着,并且竞相牺牲,乐此不彼。

所以说爱情真的能让人被热浪冲昏头脑失去本应有的理智,从圣者变成白痴。

穿着黑色浴衣的男子斜倚在落地纸窗的木质窗框上,在夜色下举起小酒杯对月独酌。温润的清酒口感极佳,即使是略带寒意的月色也被其驱散了。

月色撩人,风从日式庭院中穿过,撩拨着树叶沙沙作响。黑发男人突然放下了凑近唇边的清酒,稍有不悦地挑起凤眼。

“烦死了,不敢进来就滚回去。”

和室外徘徊已久的男人略为尴尬地挠了挠头,打着马虎眼讪笑踏进屋内。

“啊呀云雀,多年不见你这屋子还是极限地风雅啊!” 笹川了平如同以前一样笑得仿佛能闪出光来。

云雀恭弥连头都没回,回答老朋友问候的声音冷淡不屑:“寒暄就免了,你特地从意大利飞到日本,肯定不会是特地来夸讲我的装修。”

了平“哈哈”笑了几句,然后轻咳一声态度转为严肃。

“云雀我了解你,所以不废话了,意大利那边出了大案子局长希望你能回去帮忙。”

院子里似乎有夜风卷起了樱花,散乱在天地间,引起轻声的骚动。男人淡淡阖上眼几乎不为所扰,看起来也不像是要回答的样子。

“我不管你跟局长闹什么矛盾,出了这么多人命我们绝对需要你协助!”了平有些急了,也不管眼前男人有多危险直接将一只檔袋摔在榻榻米上,声音略带愤怒,“我知道你对别人的事都无所谓,但请你至少看看这些案子有多残忍再决定要不要拒绝我。”

云雀只是挥了挥手,示意闻声而来的草壁把男子请走。

“我走前说过,意大利那边的事从此与我无关。”

他微扬的尾音消散在空气中,了平深深看着云雀一眼,挥开草壁的手径自转身出门。

意大利啊……

房间恢复了清冷,男子露出玩味的笑容。

就让他们继续头疼去吧。


云雀恭弥是个随性的人,他从来不屑让那些繁琐的杂事牵绊住自己,也没有多余的感情可以让别人威胁。所以当年在意大利官高一级的上司露出自以为是的恶心嘴脸要求自己停止查案的时候,用来回答他的是招呼到脸上的钢拐。

然后云雀把警证和手枪像垃圾那样扔到满脸是血的上司脚下,当着对方的面用行动电话通知草壁说抓捕行动照旧。

后来貌似听说那位上司因伤病假三个月?反正和他没关系。

清酒杯再一次凑到唇边,却依然没有喝成。这次打断他的是屋外骤然响起的刺耳电话铃,以及接踵而来的敲门声。

应该吩咐过草壁这时不要再来打扰才对,云雀寻思着什么样的电话会是草壁无法打发的?

身穿黑西装的草壁在和室外驻足,虽然不在云雀视线触及范围内但他还是恭敬地对着纸门鞠了一躬。

“恭先生,有个自称是教授的人从意大利打来电话,说要和你谈谈关于案子的事。”

哇哦,为了和他这个前任警探讨论案件特地挂了国际长途过来?在深夜两点?他就知道以了平的性格绝不可能那么轻易地放弃,看样子他找来了位有趣的说客。

玩味地笑了笑,云雀放下酒杯走进室内接通了电话。

“云雀恭弥?”有些磁性的低沉嗓音透过听筒传入耳朵,他象征性地应了声以示在听。

“我是六道骸,罗马大学心理学教授。”

“那么教授,您在凌晨两点打国际长途来寒舍有何贵干?,”云雀挑眉嘲笑般反问,“听您那一口地道的日语并不像是意大利人呢。”

“真是有如传闻那样难应付的家伙。” 那头的人似乎轻笑了几声,仿佛一切尽在掌握中一般,并不去解释什么而是直接切入主题,“我想说能不能邀请云雀先生来意大利走一趟,这里有个很麻烦的案子。”

电话那头顿了顿,似乎是留给云雀时间考虑,帷幄运筹的语调令人生厌。云雀直截了当地拒绝:“我想我和笹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意大利当局……”

“以我个人名义噢。”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并没有听完整句句子的他巧妙反驳了云雀的借口。

时机恰到好处,先入为主让对方知道自己对他还是有了一定了解,令云雀一时语塞丧失对话主导权。态度也恰到好处,伸手不打笑脸人,如果云雀再用毫无商量余地的态度回敬反而会显得自己不讲道理。

该死的,竟然在话里下套。

“云雀先生和先生的助手在意大利逗留期间所有经费我全权负责,并且保证只是我个人就这个案件向你咨询,并不会涉及到意大利警局,这个条件可以接受吗?”

“真不愧是心理学教授。”冷笑着讽刺,云雀被挑起的不是对案件的兴趣而是被对方摆一道后所冒出的怒火,“我没兴趣和你打心理战,好心提醒一下,敢用这样的方式请我过去,笹川和你都最好做足被咬杀的准备。”

“那么我就当你同意了。”并不把云雀的威胁放在心上,那头的六道骸似乎笑得很愉快,“剩下的琐事,还是由你的助手来和我谈吧。”

冷冷哼了声,云雀很干脆地掐断了电话。



草壁的办事效率很高,和六道骸通完电话后不久他就办好了所有出境手续——在绝不走漏半点风声的前提下。因此,意大利当局对这位曾经轰动一时的大人物的到来一无所知。下飞机后云雀利用前往罗马大学的车程翻阅档案袋,不过里面装的并不是血腥暴力等犯罪记录。有时候说起来很讽刺,单单几张纸苍白单一的A4纸,就足够记载一个人存在的所有痕迹。

是的,那堆跟案情毫无关联的废纸全是他特地让草壁查到的我们六道骸教.授.的一切成长记录。大到昨天晚上刚刚结束的讲座内容小至五岁时掐死了路边的麻雀,这样的记载一应俱全。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每次回忆起自己竟然被这种小人牵着鼻子走云雀内心就是一阵抽搐,他绝对会扳回一局。

就凭他云雀恭弥这四个字。

车在大学校门口停下接受校警的盘查,固执的意大利老头似乎不论如何都不让他们驱车进校。云雀没有兴趣把时间浪费在这种小事上直接丢了张写着六道骸办公室电话的纸条过去。没想到这个教授似乎很有威信的样子,原本咄咄逼人死都不肯让步的校警在看到六道骸那几个龙飞凤舞的字母后就立刻一副好说话的样子打开了校门。

云雀舒舒服服坐在后排,最后一次确认手上有关六道骸的资料,扬起自信的神情在颠簸一阵后打开车门踏上草坪。

草食动物我们走着瞧。



COMMENT
COMMENT FORM
NAME
TITLE
MAIL
URL
COMMENT
PASS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TRACKBACK
TB URL : http://rosycoffins.blog125.fc2blog.us/tb.php/3-597bb7c0

关于这个渣

夏红柩

Author:夏红柩
你好~
我是阿夏,叫我阿花也可以



【关于这里】
·这里是个意义不明的个人居住地...
·搭讪什么的最有爱了~

·本地LOGO~
Rosy Coffin
·欢迎友链~记得告诉我哦
·其实我经常会换...



【关于萌】

·目前全力追家教
·美剧大爱CM以及SPN



【关于KHR本命】

·本命骸云可逆不可拆
·附推白正 贝弗 XS 4827等
·无法接受骸云骸以外的骸受、云受CP
·其实DH也能接受
·白骸惊天一击响雷切勿提及



【关于渣文】

↓骸云相关
·Never Dream Never End(完结无望)
·殉道手记(连载中)
·银枪猎人(脑内构思)
·Trick or Treat(短篇已完结)
·无人街(短篇已完结)

↓白正相关
·暖光(短篇已完结)

↓贝弗相关
·后花园的秘密(短篇已完结)



【总结】

·就是一渣
·活着的作用是消耗地球氧气

一堆坑

没有留言我空虚

BGM

亲爱的

都是小美人~

•本地LOGO 本地LOGO

•鲜网 弥雾花-Me的鲜网

•社团 江户一族 DolcePlus同人社团 Tt_蛤蜊家族

•Friends
Because you live-寅仔 treasure。-阿兔 Frenne-由战 悠治-TaNy Every little thing-Neleve THE EXECUTIONER'S SONG-无梦D人 花未眠。-幸村白 sёugaの蜗居-sёuga fasti-彼岸明媚Sola 蔷薇の棺-謝爾蓮 Amore。-冰雪紫罗兰 DALIDA-仟潮

搭讪什么的最有爱了

快点来踩我

月份存档

最新引用

类别

RSS链接

搜索栏

加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