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n I close my eyes


行走于光影之间。

2017/08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2017/10

【KHR同人-骸云相关】Trick or Treat?

温柔、温暖。

是熟悉的体温,带着令人安心的香皂味。

云雀被拥在六道骸的怀里,下巴抵在那人肩上贪婪地吸了口气。

骸把头埋在云雀颈间,然后轻轻发问。

“恭弥,你爱我吗?”

你爱我吗?

温热的鼻息喷在脸上,痒痒的。

张了张嘴想说什么,终究是什么都说不出。

这样不行吗?这样不够吗?为什么要问这些?

有些事情一旦亲口承认了,就真的会变成现实。

残酷的现实,无法逃避的现实。

不过短短一个问句,游戏调笑谎言都好,云雀恭弥却无言以对。

“我知道了……”

他放开了他,上扬的嘴角,略带疲倦的微笑。

“我知道了。”


即使说过千万次我爱你,说道嘴唇干裂喉咙渗血,

即使连心脏都恨不得挖出来供奉在你面前,

却连丝毫回应都得不到。

我知道。




【家庭教师衍生同人】
【RokudoMukuro X HibariKyoya】Trick or Treat?




八月三十一日,六道骸离开意大利的第一个月,其实对云雀来说没什么不同。

不过是少了一只讨人厌的草食动物罢了,恢复独来独往的生活他乐得清静。一个人上街溜达一个人执行任务,一个人吃饭一个人收拾桌子一个人……

呵呵,一个人不是吗。

但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曾被填塞满水蓝色记忆的空气渐渐稀薄,曾觉得大小刚好的屋子也因为多了一个人又少了一个人而显得空旷。云雀对着白墙耸了耸肩,告诉自己,谁在乎那些。

他亲力亲为仔细搜遍房间的每个角落,把属于六道骸的一切都搜了出来打包装在黑色垃圾袋里扔在门口。

好吧,不得不承认他能扔光属于六道骸的一切,可该死的记忆却满满的,从袋口溢出来,流淌一地想扔都扔不掉。

该死的六道骸留下的垃圾。

切,扔不掉就扔不掉,不过是废品而已又有什么关系。

云雀是这么想的,他瞪着瑟缩在角落的垃圾袋,仿佛要用眼神把这堆杂物销毁。





九月三十日,六道骸离开意大利的第二个月,云雀恭弥泄愤般咬杀了白兰派进彭格列的两个间谍,一男一女。

这年头草食动物连间谍都当不好,竟然敢躲在角落里亲亲我我?!

他只用了不到两分钟,那两人甚至都来不及察觉就死在了钢拐下,啧啧,真冤枉。

云雀抬脚把压在尸体下的档案袋踹到走廊上,掏出行动电话通知草壁来善后。然后他随手蹭掉不当心溅到脸上的血滴,潇潇洒洒走下楼。

“棒球笨蛋都是因为你,瓜又跑掉了!”还没走几步就听见楼下传来彭格列岚守喧闹的声音,大嗓门极具穿透力想忽视都不行。

“好了狱寺,我帮你去找不就行了。”淡淡的,带着令人安心的宠溺。那个草食动物貌似叫山本?

云雀对这些都无所谓,依他的性子不可能主动去和两人打招呼,或者说跟本连看都不屑看一眼。但是经过那层楼面的时候还是不禁睹见些什么,两道交织在一起的身影就这样硬生生闯入他的视线打碎他记忆的屏障,碎玻璃哗啦啦落了一地,锋利的玻璃渣把心脏割得鲜血淋漓。

他恍恍惚惚的想起两个月前某个混蛋似乎也是被自己以寻找云豆为名咬杀出气,然后那个该死的家伙也像眼前的草食动物一样以吻封缄,让他把满肚子怒火吞回了心里。那时总觉得憋屈的很,故意的刁难被别人轻易化解。

仿佛可以听到细胞从血液里被迅速抽离的声音,细碎的不知如何是好。楼道里绵白色砖瓦映衬着他的侧脸,在弹指间变天。和六道骸相处的每一天每一刻都清晰地近在咫尺,如同锐化了千万遍的图像般细节鲜明。

他冷冷哼了声,想着自己是不是和彭格列那群草食动物呆得久了,连带脑子都开始变得不正常,这种琐碎的回忆挤在思路中造成不堪的思绪混乱,比掌心纠缠的纹路还难解难分。

好吧,好吧。

我承认是有那么点不习惯了……

没有那只呱噪凤梨的日子。





十月三十一日,六道骸离开意大利的第三个月,云雀恭弥被Reborn诳骗参加了万圣节群聚。

其实在来到预定地点的那一刻云雀就后悔了,他觉得他需要一位医术高明的脑科大夫来替他瞧瞧脑子里到底有什么不对劲,居然做出这样不合常理的举动。

在某个人离开后他的一切都变得不对劲。

心情,思绪,行为……

一切的一切。

当然,云雀恭弥就算再不对劲也不会傻到穿得像彭格列带来的那个女人一样。

Cosplay?制服?

该死的,记忆又开始在心髓里汪洋恣肆,一泻千里。

万圣节是属于草食动物的节日,不是他。

彭格列的办事效率很高,门外顾问一声令下穿着奇装异服的意大利黑手党们挎着搞笑至极的篮子冲进了夜色。

十月三十一日,Halloween。

只有在这一年一度的日子里人们才会允许陌生人敲开他们的房门,用人畜无害的笑脸向主人们所要糖果,甚至是在要不到糖果后进行的小玩笑豆被视作无伤大雅。

人们早就为这天做足了准备,用小巧的彩灯将街道装饰得绚烂多彩,家门口堆放着作为装饰用的南瓜灯,传说中与魔鬼签订契约的杰克跨越书本纸张透过橙黄的南瓜向行人咧嘴微笑。

不过这些都和云雀无关,他对万圣节没有兴趣对糖果跟更没有兴趣。他把Reborn强行塞给他的南瓜灯扔在脚边,随意倚靠在街灯上。典型的欧洲路灯,用铁条圈绕出繁琐的纹路。黑色的钢铁散发着寒气,夜里的凉风从他敞开的领口灌进衣服里。云雀微微瑟缩了一下,阖上眼。

时间在耳畔走过,零点越来越近节日即将结束。

孩子们请抓紧时间狂欢,趁这一天结束前剩余的时间多跑几户人家吧,跑得远些,那样才能讨要到更多的糖果哦。

喧闹声似乎离他远了,尘嚣也渐渐消失,诺大的天地静到只剩下他一个人,伴着浅浅的呼吸声。

有什么声音由远及近。

近了,近了,蔓延到跟前。

熟悉的气息扑鼻而来。

他没有睁开眼,他不愿睁开眼。

连一贯的王者也突然怯懦起来,怕那只是自己心底里过高的期望所产生幻觉肆虐。

直到有只温热的手在微凉的夜色里抚上自己的脸颊,用手心的温暖迎上被夜风拂凉的侧脸。

能感受到,漫步在黑夜里带着不详的黑猫被杰克奇异笑脸所驱逐,
能听到,有淘气的小精灵在身边掠过发出轻快的笑声。
似乎还有骑在扫把上的女巫伴着猫头鹰经过圆球似的月亮,把影子拉得长长的,拖到大地上。

闭着眼睛,却连这些都能察觉,万圣节的气息在即将接近零点时分逐渐加重。

他什么都没有说什么都没有做,在六道骸离开整整三个月却又回归的时刻他突然没有预料中那么激烈的情绪波动,一切的一切都在Halloween这天华美的夜色下被融化,像是童话中醉汉手里提着的小酒瓶,里面装着晃动的明亮液体。

杰克看起来好像喝醉了,他打了个响亮的酒嗝勾搭着魔鬼的肩决定在零点准时带这个坏家伙回家休假。

嘿兄弟,让今年的Halloween也在狂欢后平静地过去吧!然后在第二年我们约好了再来一趟!

云雀紧抿着唇,空气很安静谁都没有说话。他们似乎在僵持着,等待重逢后泄露思念的第一句问候。

最后,低沉声线在对方凑近耳边后轻轻响起,苍然且带着磁性。

“My Dear...”

“Trick or Treat?”

Fin?

COMMENT
COMMENT FORM
NAME
TITLE
MAIL
URL
COMMENT
PASS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TRACKBACK
TB URL : http://rosycoffins.blog125.fc2blog.us/tb.php/2-34e78f95

关于这个渣

夏红柩

Author:夏红柩
你好~
我是阿夏,叫我阿花也可以



【关于这里】
·这里是个意义不明的个人居住地...
·搭讪什么的最有爱了~

·本地LOGO~
Rosy Coffin
·欢迎友链~记得告诉我哦
·其实我经常会换...



【关于萌】

·目前全力追家教
·美剧大爱CM以及SPN



【关于KHR本命】

·本命骸云可逆不可拆
·附推白正 贝弗 XS 4827等
·无法接受骸云骸以外的骸受、云受CP
·其实DH也能接受
·白骸惊天一击响雷切勿提及



【关于渣文】

↓骸云相关
·Never Dream Never End(完结无望)
·殉道手记(连载中)
·银枪猎人(脑内构思)
·Trick or Treat(短篇已完结)
·无人街(短篇已完结)

↓白正相关
·暖光(短篇已完结)

↓贝弗相关
·后花园的秘密(短篇已完结)



【总结】

·就是一渣
·活着的作用是消耗地球氧气

一堆坑

没有留言我空虚

BGM

亲爱的

都是小美人~

•本地LOGO 本地LOGO

•鲜网 弥雾花-Me的鲜网

•社团 江户一族 DolcePlus同人社团 Tt_蛤蜊家族

•Friends
Because you live-寅仔 treasure。-阿兔 Frenne-由战 悠治-TaNy Every little thing-Neleve THE EXECUTIONER'S SONG-无梦D人 花未眠。-幸村白 sёugaの蜗居-sёuga fasti-彼岸明媚Sola 蔷薇の棺-謝爾蓮 Amore。-冰雪紫罗兰 DALIDA-仟潮

搭讪什么的最有爱了

快点来踩我

月份存档

最新引用

类别

RSS链接

搜索栏

加为好友